“驴行”九庄黄沙渡

我一直把背包旅行作为生命中最动人心魄的篇章。这几年,去过很多地方,也拍了无数照片,一直想把去过的这些地方,用游记的形式记述出来,分享给朋友们。最想写的还是息烽。息烽毕竟是家乡,最熟悉,也是心底最温暖的部分。

“驴行”九庄黄沙渡

息烽境内大大小小、有点名气的地方我都走过。有些地方去过了很多次还想去,比如黄沙渡。1996年师范毕业,我分配在息烽县堰坪小学任教。学校学生来自堰坪、黄沙两个村,黄沙渡自然成为周末游玩的最好去处。星移斗转,时光冉冉,转眼数十年过去了,黄沙渡就像一个梦,既清晰又有些飘渺。

地处息烽九庄与金沙化觉之间的黄沙渡,是乌江中上游一渡口。乌江是历史之河,文化之河;因红军突破乌江天险,成为传奇之河、红色之河;又因她拴系着黔西北的草海、总溪河、九洞天、织金洞、百里杜鹃等世界一流景观,成为神奇之河。黄沙渡曾是黔北盐道上乌江流域有名的重要渡口。沪州一带进入贵州的盐商和背盐巴的脚夫,都必经这里,走向贵阳、安顺、兴义等地,据当地人介绍,清代这里专门设立了盐税的关卡,由于盐税比较高,为了偷税漏税,背盐巴的脚夫们就避开位于观音塘的卡站,背着盐巴艰难地沿着今天人们所称的盐巴岩,沿着陡峻的羊肠小道上五百门,躲过管家的税收。到明代,这里建立了黄沙巡检司,设置关卡收缴往来盐税。

今年5月的一个周末,我与十几个驴友结伴徒步,从竹花村到黄沙渡。其实,从县城息烽已有了直达黄沙渡的客车,每天一班。为了方便徒步,驴友们从贵阳自驾过来,没有乘坐客车。从县城到黄沙渡要经过小镇九庄,周六正好九庄赶场,大伙在集镇上购置了一些公用食品,车开到竹花,把车停在竹花小学,背上露营装备就出发了。

这条路我非常熟悉,全程12公里左右,要经过杉林、青坪、新沙五百门。驴友们一上路就开始争相拍照,生怕错过了美丽的乡村景致。我的心中却别有一番感慨。96年走这条路的时候,从九庄到竹花的路坑坑洼洼,下雨一脚泥。那时候我们停车的竹花小学还在修建中,街道两边大都是低矮破烂的土墙房子,稍微好一点的是青砖瓦房,脚下的路到处脏兮兮,牛粪、马粪随处可见。18年巨变,今天道路两边都是小洋楼了,还有很多别墅一般的豪宅,院子里栽种了许多花花草草,还有形态各异的盆景。房前屋后整洁清爽,完全一派新农村景象。

“驴行”九庄黄沙渡

从竹花到杉林和堰坪的公路已全程硬化,从杉林到黄沙渡的公路,正在加高路基,准备硬化。大伙一路欢歌笑语,拍照留影,走走停停,一个小时后到了新沙五百门。

“驴行”九庄黄沙渡

“五百门”这个名字的来历已无可考证。按当地老人的说法,黄沙渡口两侧峭崖壁立,只有中间一段狭窄的豁口可以上下互通,因而被人们辟为码头。而码头以上陡峭蜿蜒的古盐道两边,曾有五百家盐号,专事经营盐务。而每家盐号门前必定有一个专供过往商贩烧水做饭的火塘。“五百门”因此得名。在大山横亘、沟谷纵横的黔地,在没有现代运输机械的肩挑背扛时代,“背盐工”们在经过长时间负重跋涉之后,有一盆滚烫的热水泡泡脚、有一个荫凉的旅店打打尖,那是怎样的一种舒服!

昔日码头上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繁忙异常,如今辉煌不再,渐渐沉寂。站在“五百门”之上,观黄沙东西南北,群山莽莽,峭壁绝立,乌江河如飘飞玉带缠绕其间。怀想黄沙渡厚重的历史,我不得不惊叹五百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不得不惊叹于峭壁的森严和无欲则刚的那种气概,也不得不惊叹五百门曾经拥有过的繁华抑或热闹。

曾听研究过黄沙渡历史的同事黄登贵介绍,红军长征期间,因国民党在黄沙渡守军不严,红三军团从新阳过雨林河上青坪过堰平不费吹灰之力就攻下了黄沙渡,以迎接零星的过江队伍过江。今天,乌江水电站修筑形成乌江库区,以前曾经战斗过的军事遗景,除营盘而外都被一江碧水淹没了。在黄沙渡对面,是一个汉苗杂居的寨子,有几十户人家,大都从以前黄沙街搬迁过来,寨子的名字叫黄沙新村,属于金沙县管辖。

“驴行”九庄黄沙渡

顺道而下,离江面越来越近,抬头,路上方悬崖绝壁,让人心有余悸;低头,江面上波光粼粼,让人心旷神怡。波平两岸阔,偶见白鹭水上盘旋,江面上的几只渔船,正撒网打鱼,十分悠闲自得,恍若仙境一般。

“驴行”九庄黄沙渡

徒步至渡口,渡口有几户人家,大伙把露营装备放下休息。当地老乡告知队友,到了黄沙渡,一定得去龙滩瀑布,老乡介绍说,在岩半腰上有一洞口,这洞叫出水洞,又名熬硝洞,以前有姓马的人家居住过,所以这里又叫马家沟。出水洞的水是从新沙龙滩流下来的,所以这个瀑布叫龙滩瀑布。瀑布就在五百门下面,“美女晒羞”和盐巴岩之间,距离黄沙渡1公里左右水路,按老乡的说法:“风景硬是安逸得很!”

联系好渡船,背包上船,驴友们都异常兴奋,拍照留影自然成为船上的重头戏。船在江面行,人在画中游,举目远眺,群山逶迤,层峦叠嶂。湛蓝如洗的碧空中白云漂浮,秋风拂面,带着一丝清凉的味道……

“驴行”九庄黄沙渡

近了,在丛山环抱的河谷里,渡船慢慢靠近迎面而来的一绝壁,这是在五百门上看到的绝壁。一帘瀑布从绝壁半腰的洞口跌落。这瀑布没有黄果树那般气势,仿佛一温柔绝美的女子,轻舞飘逸……更近了,渡船靠岸,离瀑布还有数百米,沿着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石头攀援而上,驴们被眼前的美景折服了:千丈绝壁衬着数条白银,如烟,如雾,如珍珠、如飞花,奏鸣着欢快的交响曲,跌落成一潭碧水。水深处湛蓝无比,水浅处清澈见底。浅绿淡黄的菌类游丝,吸附在水底的鹅卵石上,把滩底掩映得清新流翠。

“驴行”九庄黄沙渡

这一潭碧水,这一帮不安分的“驴”,已经被赤裸裸的诱惑了!下水游泳是必须的了!我迅速换上泳裤,攀爬上潭边上的一巨石,敞开嗓子吼了一声,跳入水中。那个透心的凉,仿佛遁入一个喧嚣的音乐世界,下沉、浮起,探头出来,那个舒爽,无法用文字表达,超级刺激!

“驴行”九庄黄沙渡

我游向瀑布跌落的地方,那绝壁上跌落下来的水居然是温暖的,一点不冷!我迫不及待的喊了起来,在水里的人都向着瀑布底下游去。我在水里,他在水里,青山在水里,欢声笑语在水里,戏水的声响染成绿色,时光也在绿油油地流着……

“驴行”九庄黄沙渡

渡船的汽笛声划破了亘古的苍穹,激起一地叹惋!大伙玩够了,闹够了,也疯够了……沉沉的睡去!而我静默在千年的渡口,掌心的纹路串起遗落的凋零与繁华,无限的遐想和美丽在梦中飘飞!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