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曙建】回忆息烽三线企业

阅读:3384 来源: 网络 2018-07-13 10:58

【冯曙建】回忆息烽三线企业

当年三线企业建设场景

上世纪六十年代,为应对国际形势的需要,党中央从战略的高度决策,在中西部地区13个省、自治区进行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俗称“三线建设”。贵州拖拉机电机厂、贵州朝晖机械厂、贵州汽油机厂、贵州高强度螺栓厂、国营276厂就是在那个特定时期迁入息烽的。

【冯曙建】回忆息烽三线企业

三线工人老照片

县城边的大山沟、王家大坡,阳朗的硬寨、底寨的金竹坪、温泉的牛角坡便成为这些新住户的落脚点,几年间,一排排错落有致,以红砖建筑为主的车间厂房拔地而起,成为山野中一道亮丽的红色风景,彰显出那个火红年代应有的时代特色。外来企业的纷纷涌进不仅给穷乡僻壤的息烽带来了人气,推动了工业经济发展和社会文明进程,还解决了不少息烽娃儿的就业问题。那些年,无论走到王家大坡或是来到金竹坪,不管是硬寨还是大山沟,呈现在你面前的便是机器轰鸣,人丁兴旺,到处一派火热的生产场面。汽油机厂以生产汽油机、油泵为主,朝晖厂则生产汽车配件,276厂属核工业部下属企业,以处理铀矿石为主。拖配厂生产汽车螺栓,拖电厂的产品主要有拖垃机和柴油机的起动机、发动机,八十年代转型生产的“山鹰”摩托车畅销20多个省、市。1983年11月MA50型“山鹰”轻便摩托车曾荣获国家经委颁发的“优秀新产品奖”。

  

  在息烽人的印象中,朝晖厂上海人多,拖电厂贵阳人多、拖配厂、汽油机厂和276厂北方人多,她们的衣食住行,穿着打扮,文化生活无形中也在影响和改变着当地百姓生活。朝晖厂座落在县城北门离街最近,所以一到赶场天就会看到三五成群的大包头,小裤脚,操一口上海话的人逛街买菜,有的还与当地人恋爱结婚,成为息烽的女婿或媳妇。那时,这些厂子校都没有开高中教程,初中毕业后基本上都进息烽中学读高中,和我同班的就有几个同学是朝晖厂、拖电厂和南山煤矿的厂子弟,同学之间相处很融洽。“三线建设”期间迁入息烽的厂矿均属县团级国营企业,机构建全、科室完善、福利待遇好、管理严格、生产正常、企业文化活跃。所以那些年能进厂当一名工人倍感幸运,县里不少一官半职的干部子女和部分知青也纷纷走进工厂车间,成为工人阶级的一分子。

【冯曙建】回忆息烽三线企业

三线企业厂区一角


儿时的我喜欢看电影,特别是打仗的故事片,那些年家庭经济拮据很难到电影院看场电影,更多的是吃过晚饭大家约起跑到附近的厂去看,电影看得最多的还是朝晖厂和拖电厂,当然还有火车站,因为这些地方就在县城边。那时不管路有多远,不管天有多冷,不管夜有多黑都难以抵档电影的诱惑。记得有一年冬天,我们跑到几公里远的汽油机厂去看电影,好不容易挤到了礼堂门口,守门的看我们既不是本厂职工,又非厂子弟不让进,无奈之下我们只得站在外面顶着刺骨的寒风,隔着窗玻璃把电影看完。电影,作为一种最普及最受欢迎的视觉艺术影响了几代人,人们的思想观念和社会文明进步伴随电影胶片的转动逐步得到提高。今天想起来,那些逝去的岁月,那份难以割舍的光影情怀着实让人流连忘返。

  

  七十年代中期我在中学读高中,那时“文革”尚未结束,学校时常组织学生放下书本走出校门到农村、到工厂去学工学农开门办学。我们班几十个同学被安排在拖电厂学习,我和另外一个女同学分到电镀车间,每天和工人师傅一起生产一起劳动,工人师傅对我们很严厉也很热情,总是手把手教我们操作,很快就掌握了生产基本流程,几天过去熟能生巧,简单的生产工序干脆让我们自己操作。短暂的工厂生活在我们看来一切都是那样新奇,这种开门办学的做法对于学生来说虽然有些不务正业,但它却成为人生中不可磨灭的美好记忆,也让年少的我们尝到了劳动者的艰辛与不易。

【冯曙建】回忆息烽三线企业

记得七八十年代有驻县厂矿的参与,息烽体育活动开展得轰轰烈烈。这些厂矿不仅在厂内举行各种文体活动丰富职工文化生活,还积极组队参加县里举办的职工篮球赛,比赛地点除集中在县城灯光球场外有时也安排到厂里进行。参与人数最多,老百姓最爱看的当数篮球比赛,那时几乎各个单位都建有篮球场,打篮球成了最普及的一项群众性体育活动,从白天一直可以打到晚上,县城简陋的灯光球场便是当年最集中的文体活动场所。只要成群结队的人从水井巷走下来不用问人们晓得那不是电影散场了,就是篮球比赛结束了。在我的印象中汽油机厂,拖电厂,南山煤矿的球队比较厉害,他们队员个子高,身体強健,球技娴熟,十拿九稳都会争得前三名。球场内外只要哨声一响,那场面称得上精彩、闹热,各队的加油声、助威声和裁判的口哨声交织在一起,仿佛吹响了为集体荣誉而拼搏的冲锋号,可以说篮球比赛已经成为那些年老百姓的一道文化大餐。

  

  那些年,“三线”企业职工文化丰富多彩,厂工会经常在厂里举办书法、美术展,不少工人下班后笔耕不辍,在床头桌边挑灯夜战,创作诗歌、散文,有的还写电影剧本,文学追求是那个年代青年的梦想。现任中国散文诗研究会理事、贵州省作家协会理事、贵州省作协诗歌创作委员会副主任、贵州民协理事、贵州省散文诗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贵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开阳县文联主席刘毅、现任中国油画写生俱乐部贵阳分部主席李华林都曾是拖拉机配件厂的青年工人。

【冯曙建】回忆息烽三线企业

站在拖配厂大礼堂门口抬眼望去,满目疮痍,杂草丛生,整个屋顶无半片遮掩之瓦。这是我们曾经表演过节目的舞台吗,望着眼前的景象我在问自己。那还是在读小学时,我们学校校宣传队曾来到这个礼堂与厂子校的学生开展过一次联谊活动,两个学校的同学聚在一起就象姐妹般亲热,大家轮流上台唱歌跳舞,同台表演文艺节目。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今日得以重返已是落叶满地,面目全非。缓步走上长满杂草的舞台,看着空旷的礼堂,耳边仿佛又回响起那优美的旋律和同学们甜蜜的笑声。

【冯曙建】回忆息烽三线企业

伫立在萧瑟的空城前,太多与之的往事恍若薄雾芸绕。“三线建设”已经成为历史,作为备战备荒和社会进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终将成为中国中西部地区工业化发展的重要助推器。那残留在深山间一片片破败的厂区厂房将以它独特的历史和人文价值,见证着时代的变迁,展示着别样的苍凉之美。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