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故事:赤脚医生

贵州星子 来源: 游贵州 2018-11-08 09:33

老照片故事:赤脚医生

1975年9月,为响应毛主席“6.26”指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号召,走“朝阳农大”的路子,息烽县卫生局委托县一中创办了息烽首届赤脚医生 培训班。班上学员多是由当时的24个人民公社推荐,因而学员年龄悬殊很大,有的是初中毕业就进班的,有的是在乡卫生院工作多年进班的。记得我85年从师范大学毕业分配回县一中教书时,“赤医班”一位同学的第三个孩子就来找我读高中了。

赤医班的学习生活虽然艰苦,多数同学都在“穷要干净,饿要清醒”的环境中度日,大家啃着干馒头,吃着大颗大颗的玉米饭,背着厚厚的汤头歌、药性赋。但在离别四十多年的今天,大家相聚一堂之时,对那段生活的回忆却是那样美好而令人难忘。

那时教我们医学知识的都是县里的名医,教我们中医课的陈历修老师是五十年代末从省中医研究所下放到县的,又是创建县人民医院的元老,与他年龄差不多的教针灸课的是县里职工医院的徐爱娟老师,是“三线建设”从上海到此支边的专家,头发均已灰白。教西医的许忠和老师年轻些,但从他后来成为县医院院长、省级先进、主任医师的经历,也可想见他当年技术的精湛程度。由于“赤医班”是县一中的附属班,所以班主任就由一中教语文的夏一民老师担任,夏老师很关心学生,常到宿舍与同学们谈心、拉家常,也常常为同学们的住宿或伙食与学校领导及食堂发生争论,让我们学生好感动。

我们在教室上课的时间不多。为发掘中国医药学这一宝库,在陈老中医和夏老师的带领下,我们分批分组在春夏秋冬各种中草药药性最好的季节,穿密林、渡深涧、攀悬崖、涉险滩,走遍全县,认识了县境内生长的400余种治病的中草药,并把它制作成草药标本,后来县里在防疫站办的几届卫生班学员都利用我们制作的标本认识中草药。我们还把挖来的草药或粉碎、或煮熬、或蒸溜,制成各种片剂、针剂,拿到省市药检所检验,合格的就在全县各实习医疗单位运用,在为群众降低药价方面收到了较好的效果。通过两年的学习,县里看到我们这批人可以用了,就缩为了一年半,批准我们在1975年2月就毕业了。

当时县里下了文件,作为中专对待,分配的政策是“社来社去”,班上多数同学因为是公社推荐来的,也就理所当然地进了各公社的卫生院,有的则在大队建起了医务室,干起了名副其实的赤脚医生。我因是托关系进班的,所以还是回到生产队参加农业生产劳动。

不过,学医虽然不能靠它养家糊口,却可以为自家人、身边人解决些小病小痛的,所以学医的事就只能算我人生中的一个小插曲罢了。后来在改革开放初,辍学四年后理科成绩不如文科好,我就放弃学医的理想,考入师范大学毕业后当了一名教师。后来赤脚医生班的同学们在医院工作的、顶替父母工作的或参军回来当公务员的现在都退休了。经常还遇到一些朋友亲人会对我不无惋惜地说,如果我当医生,肯定比当教师干得更出色。

我常常想,人生不如意的事本来就多,只要干一行爱一行,总会有所成就的,正如聚光镜可以集中太阳的光把纸烧穿,滴水也可以穿石那样。

老照片故事:赤脚医生

老照片故事:赤脚医生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