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烽县城印记

黔中小吴 来源: 游贵州 2019-04-28 19:01

城市一经出现,记忆就开始了。每一个时代,都是历史的片段,从时间深处静静走来,向崭新的未来绝尘走去。随着现代化进程不断推进,一些作为历史见证的文化印记悄然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甚至记忆里,而那当中有我们的血脉,有我们每个人的根。

——题记

徘徊在传统与记忆的街道上,穿越时光,息烽旧城三官殿、川主庙、城隍庙、水井巷石柱、营盘“华表”、 虎啸台和龙襄亭……已寻不着半点痕迹;还有老南门、老中街、百货大楼、国营饭店、县酒厂、三线企业、八大公司……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那些逐渐消失的老街与古建筑烙刻在灵魂深处演绎成文字,将息烽县城的历史变迁和故事积淀下来,成为息烽县城的人文脉络符号,成为时代发展的见证,成为一道永不磨灭的历史印记!

息烽县城印记

一、追根溯源话息烽

息烽地处贵州省中部,位居乌江南岸,东临开阳,南接修文,北与遵义交错、西北与金沙县相望。素有“川黔锁钥、黔中咽喉”之誉,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是商贾投资兴业的“风水宝地”,是黔北及重庆、四川两省市南下出海的必由通道,也是贵阳市北上黔北及重庆、四川的“桥头堡”,面积达1036.5平方公里。县城所在地南距贵阳市66公里,北距历史名城遵义85公里。

一个城市如果没有历史,就显得肤浅单薄,也就谈不上文化和内涵;一个没有历史的城市,也就没有了城市的灵魂和意志。历史凝固成城市的灵魂,使城市永远焕发魅力和光彩。要了解一座城市的独特文化内涵,就要追溯这个城市的历史脉络。

息烽的历史可追溯到夏朝,夏为梁州南徼,周为越国北境。春秋战国时期,先后属且兰、牂牁国境。明代,息烽县境一带为当时的水西宣慰司控制。明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水西宣慰司同知安邦彦叛乱,其部将安位率兵占领今息烽县境,与朝廷作对。天启六年(公元1626年),兵部右侍郎总督贵州、湖广、云南三省军务兼贵州巡抚蔡复一手下参将牟文绶、守备牟海奇、牟章甫率兵进入息烽境,赶走水西兵,在今息烽下阳朗田坝(当时叫弥陀寺)修筑城池,扼守要塞,控制水西。

息烽县城印记

崇祯元年(公元1628年),兵部尚书兼都察御史、五省总督张鹤鸣、贵州巡按御史陆献明奉旨废下阳朗城,在今息烽县城所在地(当时叫明家渡)移建新城。新城竣工后,陆献明、牟文绶为邀功请赏,炫耀功绩,就逐级呈文上报,呈请崇祯皇帝御赐城名。呈文送至皇帝御案,崇祯思虑再三,认为陆献明、牟文绶为平息水西战火建了头功,应予嘉奖,并希望今后西南边陲能真正平息烽火,让百姓永享安宁。同时,思量起先皇帝朱允文在息烽放弃皇权之争的悲情往事,于是有感而发,御笔朱批“息烽”二字,寓各民族和谐共生、永享太平之意。

崇祯三年(公元1630年),水西遣使求降,五省总督朱燮元奉旨在息烽境内建两个守御千户所,亲自到息烽城视察,认为城内规制狭窄、城垣矮小,令牟文绶、牟海奇展拓扩建。朱燮元在平定水西之战中,率部浴血奋战,部将死伤无数,对“南蛮夷人”心怀愤懑,想借此表达对南疆少数民族的诘斥,拟将两个千户所定名为诘戎、于襄。奏章报到朝廷,崇祯皇帝觉得“诘戎”之名欠妥,认为此地虽然地处边陲,但仍是朝廷的疆土,百姓虽属夷蛮,仍是皇家的子民,与国家安危、人民福祉息息相关,如果不断问诘于蛮民,不利于民族团结和边疆安宁。于是御笔一挥,划掉“诘戎”,再度赐名“息烽”,并题赐“息息相关,烽烟永靖”八字,任命牟海奇为息烽守御千户所千总。

至此,“息烽”之名正式确定,城关镇也定名为“永靖”。清朝同治年间,贵州布政史黎培敬来到息烽,亲笔书写“息息相关”、“烽烟永靖”八字,分别树碑镌刻在息烽城北门和南门。而且“息烽”之名本身则蕴含着熄灭战争纷扰、祈祷世界和平、构建社会和谐的寓意,与当今世界潮流和时代主题吻合,赋有很深的文化意韵,从此根深蒂固流传了下来。

二、发展变迁说县城

“小小息烽县,公路两边建;城内喊一声,城外听得见。”这是在息烽流传已久的顺口溜。息烽县城地处一个凹地里,四面环山,贵遵高等级公路和210国道、川黔铁路纵贯全境,将原本只有3万人口的县城“钳”在中间,城市空间难以向外拓展,不少外地人称息烽“有县无城”。

息烽县城印记

1937年以前,息烽南北长1公里,东西宽0.2公里,房屋建筑除中心地段有部分木结构瓦房外,多数居民的住房都是土墙茅草房,总人口不到4000人。1937年底,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局”)特训班迁入息烽县城,兴建了一批木结构瓦房。1949年11月,息烽解放,县城房屋总面积21867平米,共有总长3公里的和平路(交通路)、迎旭路(东风路)、民生路(人民路)、中正路(解放北路)、县府路5条街。

1984年,息烽县着手编修有史以来的第一部《息烽县城总体规划》。1986年,文化路建设工程启动。到1990年,文化路、文化东路、文化西路、文化北路道路骨架基本形成,县城开始由单一的纵向排列朝横向拓展,网格式城区格局初步显现。1992年, “三通一平” 全面实施。到1995年,西门、北门片区新增房屋150余幢,建筑面积30000多平方米,县城新区骨架基本形成。

1995年开始,息烽县旧城改造和新区建设同步启动。历史上第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宏翔公司入驻,宏翔花园商住楼建设工程启动,到1996年,部分市民成为首批商品房业主。以此为发端,明德、恒铭、中创等房地产公司先后进驻息烽,拉开了规模空前的房地产开发建设的大幕。2000年,投入资金600多万元,实施东门河改造工程,将原来的自然河道进行疏浚和清理,硬化了1000多米的河道,修建了拦河橡胶坝,沿河种植了景观绿化树等。

2002年,县城“南移”序幕拉开,“城中城”农贸市场整体改造开发。2005年,北起文化南路,西至龙港新城的县城南移工程——息烽大道北段正式贯通。2006年,息烽县城中街片区旧城改造,筑北商业大道开工建设。2009年,县城“南移”工程——占地535亩的阳朗新区建设整体开发启动。2011年,总投资约6000万元的虎城大道(中段)工程与虎城大道北段实现“无缝对接”,北起老县城,经下阳朗村,直抵贵阳苗姑娘食品公司厂房,全长1929米、宽41米,将老城中心商业区与阳朗休闲旅游度假区和商住区串起来,形成占地总面积达535亩,规划建设面积近100万平方米的阳朗新区,相当于再造了一个息烽县城。

息烽县城印记

2012年11月,“开磷城”一、二期工程已完工,面向企业内部职工销售置换,涉及房屋69栋,高层建筑11栋,最高楼层为30层。随后建设的三期工程将对外销售。整体项目建成后可入住3万余人,使县城建成区面积扩大到9平方公里,届时,县城常住人口将突破10万人。

2014年6月,息烽县委、县政府成立了南门片区棚户区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南门棚户区地处县城中心地带,是息烽县最大的棚户区。区域内大多数居民房屋使用年限较久、道路狭窄、环境卫生条件较差,低矮破旧的现状与城市新区形象形成强烈反差。

息烽县城印记

2015年3月,南门棚户区改造正式启动。围绕现双拥广场区域棚户区拆除后,将建设一个7000多平方米的大型人民广场,以及近10万平方米的城市商业综合体,其中,综合体内初步规划建设至少110米高楼房。此外,贯穿南门棚户区的解放南路将“拉直拓宽”,从十字街到210国道加油站附近,规划建设宽36米、双向4车道的城市大通道,其中包括道路中间3米宽的绿化带和左右各8米宽的人行道。完备的城市功能配套是南门棚户区改造的点睛之笔。

今天,息烽县城空间由原来的不足1平方公里拓展到近5平方公里,城市人口也由最初的不足万人增加到7万余人,全县城镇化率达40%。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酒店商场、公园广场到处都是休闲消遣的人群。农贸市场规范,息烽河清澈亮丽,县城主次干道、背街小巷及居民区院落通道全面实施了“白改黑”工程,虎城大道、文化路等路段人行道也铺上了青石板。

三、展望未来看息烽

记忆,属于过去,却向未来展开……

关于县城的发展蓝图,在息烽县“十三五”规划中早已勾画:“加快融入“三区两县”一体化布局,完善县城骨架,建成龙泉大道和环团圆山城市干道,推广混合用地模式,突出山地特色,建设以组团发展为特色的山地城镇。继续推进“南移西扩北联”,实施棚户区改造攻坚,推进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建成县城管道天然气工程,做大做靓县城。”

按照统一规划、统一平整、统一配套、统一开发的原则,推进息烽产业园永靖组团规划面积12.85平方公里的园区建设,分步完成园区道路、供电、供水、标准厂房等配套设施建设,提升园区的基础设施、生产设施、生活设施、服务设施服务功能,使永靖组团成为息烽经济发展的核心区、基础建设的标准区、环境建设的展示区。

按照“产城互动、产城一体、产城融合”要求,高标准规划园区产业,实施精准招商,面对面、点对点招商,大力发展电子信息、医疗器械、大健康医药、特色食品生产、物流等产业。引进物流、仓储公司、批发、汽修汽贸等企业有序入驻新园区,充分发挥贵州大数据产业优势,发展“互联网+”产业,实现产业集聚、规模发展,使新园区成为息烽经济发展新引擎。重点推进园区路网、标准厂房、息烽电子商务运营中心等项目建设进度,支持汉方大健康医药食品、昆明互映食品、味美调味品和净菜生产项目加快建设。

实施“小巨人”成长计划,壮大民营经济。以味美调味品、辣子鸡食品、南极马铃薯等农产品加工企业为依托,大力拓展农副产品的加工深度、广度和规模,走传统食品工业化、名牌食品规模化的道路,形成特色食品“种植—科研—加工—营销—出口”的产业链,争创特色食品知名品牌。

息烽县城印记

整合园区项目资源,支持园区规模以上企业及有发展潜力的新兴产业做大做强,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增加就业人口,积极创建省级以上知名品牌,力争到2020年永靖组团工业总产值突破100亿元规模。

尾记

息烽县城是一个有历史、有文化、有记忆的地方。记忆往往与时间、空间有关,透过悠远的历史长河,追忆昔日县城的三官殿、川主庙、城隍庙、百货大楼、图书馆、新华书店、朝晖机械厂、八大公司等,一些留存或消失的街道、建筑、古迹成为人们从历史中寻找记忆的切入点。

一座城市所拥有的历史记忆和它所呈现的丰满繁密的生活细节才是其真正的魅力所在。走进息烽县城,随处可见火热的施工场面。在挖掘机的轰鸣声、民工的号子声和市民的赞叹声中,一幢幢高楼如雨后春笋矗立在街头,那些原来破破烂烂的房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宽敞亮丽的街景。从黑白到彩色,从有县无城到南移西扩,从土墙草房、板壁瓦房到电梯步梯、商住小区,一场变革性的旧城改造运动正在继续进行中……而文字的记述加上珍贵的老照片,承载着息烽县城的文化印记。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