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三峡大坝“超级电梯”还要高!来看船在“天上”游 | 工地上的春天

阅读:9 来源: 网络 2020-03-25 14:00

比三峡大坝“超级电梯”还要高!来看船在“天上”游 | 工地上的春天

乌江,是全国内河航道布局中的高等级航道。由于历史原因,乌江长时间分段通航。随着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实施,打通乌江这条“黄金水道”,势在必行。实现乌江通航,难点在于,要在乌江十个梯级水电站建设通航设施。

特别策划《工地上的春天》今天推出第三集《乌江上的“飞船”》,聚焦乌江构皮滩通航工程,看贵州人“通江达海”的梦想如何从这里实现。

比三峡大坝“超级电梯”还要高!来看船在“天上”游 | 工地上的春天

乌江 | 总台央广记者张兆福摄

乌江,又叫“黔江”,是贵州的第一大河,它起源于贵州的“西大门”威宁县,流经贵州北部,在重庆涪陵注入长江。

比三峡大坝“超级电梯”还要高!来看船在“天上”游 | 工地上的春天

乌江流域示意图

说到乌江,人们总会想起红军长征“强渡乌江”的英雄历史。乌江以“天险”著称,两岸多是悬崖绝壁,水流十分湍急。但是,复杂的水流环境却也赋予了它丰富的资源和价值。构皮滩水电站就建在乌江中游贵州遵义市余庆县境内,是乌江梯级水电开发中最大的电站,也是国家“西电东送”的重点工程。

比三峡大坝“超级电梯”还要高!来看船在“天上”游 | 工地上的春天

构皮滩水电站大坝

2011年,构皮滩水电站通航工程开工建设。

袁晓斌: “ 现在我们看到的已经是整个实施完成之后的景象了,船是从上游过来,在这儿就排队,类似于我们等红绿灯。”

比三峡大坝“超级电梯”还要高!来看船在“天上”游 | 工地上的春天

袁晓斌(左一)接受总台央广记者张兆福采访 | 总台央广记者钱成摄

袁晓斌,构皮滩发电厂工程管理部副主任,除了保供电,他和同事们还有更难的任务——在已建成的构皮滩水电站一侧再建一条500吨级的行船通道。

袁晓斌: “ 乌江航道在没建坝之前的通行条件是比较差的,因为它是流态比较湍急。”

从上游到下游最大水位落差可达199米,工程难度可想而知。此外,构皮滩通航工程开工时,发电厂已经投产发电,相当于一边生产经营、一边搞现场施工。在高230.5米的大坝下工作,必须避开坝下泄流区,还要避免边坡垮塌的危险,袁晓斌的心总会不自觉悬起来。

比三峡大坝“超级电梯”还要高!来看船在“天上”游 | 工地上的春天

构皮滩通航设施实貌

袁晓斌: “ 施工区域岩石比较软,承载力比较弱,遇水就容易泥化,不是像我们平常见到岩石很坚硬,这边边坡一旦垮塌……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你在边坡上开挖,你家房子就住在下面,你心里就感觉不踏实了嘛!”

构皮滩通航工程建筑物线路总长2.3公里,来往船只需穿过高处的山洞,在100多米高的“空中”航行一段距离。因此,构皮滩通航工程被称为,“悬在空中的水运航道”。

袁晓斌: “ 悬在空中的渡槽结构有531米,站到下面去看,我们整个船就感觉在天上一样,它在天上的航道里面通行。”

视频还原构皮滩通航原理

船怎样才能来到“空中”呢?构皮滩通航工程罕见地采用了三级垂直升船机。其中,第二级升船机提升高度达127米,袁晓斌说,单从提升高度上讲,构皮滩的第二级升船机比三峡大坝有名的“超级电梯”还要高出10多米。这个数字创下了世界纪录。

比三峡大坝“超级电梯”还要高!来看船在“天上”游 | 工地上的春天

模拟船只在100多米的“空中”行驶

记者:“类似于在这个山体、大坝和水体之间建立一个电梯?”

袁晓斌:“对,如果我们大坝只有100米左右的话,可以直接一级到底。但我们坝高有200多米,克服这种高度,必须实行分级。我们第二级升船机目前是世界上正在建或者已经建成的升船机里面最高的。”

比三峡大坝“超级电梯”还要高!来看船在“天上”游 | 工地上的春天

构皮滩第二级(右上高处)、第三级升船机 | 总台央广记者张兆福摄

提到第二级升船机具备的实力,袁晓斌打比方说,它可以同时载着2200辆小轿车爬升42层楼。为了保证这个“大家伙”运行时稳定、安全,袁晓斌和同事们突破了多项行业内的技术难题,他们还集合了国内各大先进装备制造企业的优势力量,很多装备都采取了“定制路线”。

比三峡大坝“超级电梯”还要高!来看船在“天上”游 | 工地上的春天

构皮滩“定制”的卷扬机

袁晓斌: “ 卷扬机的钢丝绳是专门生产的,比我们航母上用的那个钢丝绳的技术标准更高。包括国内生产减速器、卷筒的先进厂家,基本上都参与到我们设备的制造,大家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袁晓斌把10年的时光留给了构皮滩。在这里,还有很多大学生和他一样,刚毕业就来到这偏僻的大山里工作。今年31岁的技术员胥胜洪总是守在工地上,刚开始,难以接受枯燥、重复的工作,曾打过“退堂鼓”。

比三峡大坝“超级电梯”还要高!来看船在“天上”游 | 工地上的春天

换下工装后的胥胜洪 | 总台央广记者张兆福摄

胥胜洪: “ 看到别人一家人都在家里边,自己一直在现场工作,还是比较心酸。我以前是有女朋友的,聚少离多,就一直单身……怎么讲呢?当时就感觉对比之下有点迷茫,好像自己选错了一样。”

从工程开挖到混凝土浇筑,再到结构封顶,胥胜洪找到了成就感,也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胥胜洪: “ 我最喜欢我们这儿的篮球场,我爱打篮球嘛!一有什么烦心事我就打篮球,然后啥都忘了。”

维护部电气班班长闵万雄说,在构皮滩工作,就意味着和家人相伴的机会少了许多。

比三峡大坝“超级电梯”还要高!来看船在“天上”游 | 工地上的春天

闵万雄(左二)和同事们合影 | 总台央广记者张兆福摄

闵万雄: “ 平时我们在这边上班的时间比较长,回家的时间比较少,总觉得亏欠他们。构皮滩这个地方绿水青山嘛,环境特别好。我一直想带着我父亲和岳父一起到构皮滩来钓钓鱼,带着女儿到构皮滩来玩一下。”

眼下,构皮滩通航工程已经进入了调试阶段。工地上,工人们检测好体温、配戴好口罩才能进场施工。受到疫情影响,工程进度有所耽误。为尽快赶上工期,袁晓斌和同事在2月下旬就开始协调主要企业复工复产。目前,除湖北两家设计单位远程办公外,其他工人已经全都到场。

比三峡大坝“超级电梯”还要高!来看船在“天上”游 | 工地上的春天

复工后的施工现场

袁晓斌: “ 我们会发挥攻坚克难的精神,迎难而上,保证我们年底就全部调试完成的目标。其实,每个人都去把自己的一份工作做好,对于我们恢复经济社会运行就做出了贡献。”

经历了阴冷的冬季,久违的阳光洒在河岸上,山崖上的小野花也开了。初春的乌江,沿岸墨绿的植被正渐渐蜕变成青绿,它将用蓬勃的生机,拥抱这个“超级工程”。

袁晓斌: “ 整个再回头来看,人家讲的一砖一瓦、一步一步,相当于自己的一个杰作,慢慢地呈现在眼前,其实还是感觉很自豪的,很有成就感。”

主创人员

策划:高岩

编审:任捷、谢磊

记者:张兆福、钱成

新媒体:孙雪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