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字石真假?为你揭秘!

阅读:205 来源: 网络 2018-03-12 16:48

平塘县位于贵州省南缘中部,距省会贵阳193公里,掌布乡距平塘县城63公里,是一个布依族聚居乡镇,这里山川秀美、风景宜人、民风淳朴。

2002年6月初,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村民王国富在避雨时,发现一块巨石的石壁上有一排凸出的“象形文字”。经仔细观察,发现石壁上的象形字很像“中國共産党”五个大字,字体大小相当,分布匀称方整,距离地面约1.50米,字平均高25.2厘米,平均宽17.8厘米,字体较石壁突出0.5厘米至1.2厘米,字型如浮雕。王国富将这一发现报告掌布乡政府,乡政府派人到现场实际了解后,将这一情况向县政府作了报告,同时派人将此奇石保护起来。

“藏字石”发现之后,《黔南日报》、《贵州都市报》、《贵州民族报》、《贵州科技报》、《都匀晚报》等媒体陆续刊发了“平塘巨石写有奇特汉字”的消息,南方网也率先转发了《贵州都市报》上的新闻。一时之间,前来探奇的游客络绎不绝。人们看了巨石后,纷纷给它取名,或叫“天书”、“藏字石”、“救星石”,或“党名石”、“太阳石”、“神石”等等,随后贵州电视台、黔南电视台记者到掌布峡谷拍摄专题片。随着媒体的关注,“藏字石”名声大噪,吸引了无数名人墨客前来观光、采风。2003年10月4日,著名作家梁衡到平塘掌布乡考察,回京后很快写出《平塘“藏字石”记》,这篇散文发表后,在国内外引起较大反响。同年,《科技日报》、《钱江晚报》、《中国国土资源报》、《中华日报》、《中国改革报》、《长沙晚报》、美国《侨报》、香港《南国早报》、《广州日报》等数十家境内外报纸,旅游卫视、福建东南台等多家电视台,中华网、人民网、新浪网等100多家网站,先后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贵州藏字石是真的吗

“藏字石”的名声在省内外越来越大,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探奇的游客更是纷至沓来,人们在啧啧称奇之余,对巨石的来历、真伪充满怀疑,“藏字石”到底是真是假?是人为制造还是巧合?是新闻炒作还是地质奇观?在此情况下,如得不到权威可信的答案,很多人会认为:这块奇石肯定是骗人的!

为了澄清事实,避免以讹传讹,2003年8月下旬,平塘县邀请了贵州工业大学(后并入贵州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毛健全等专家教授到掌布作地质考察。专家教授们在经过认真的考察鉴定后认为:“藏字石”上所现“中國共産党”五个字由生物化石组成,组成的生物有海绵、海百合茎、腕足类等。

构成字体的矿物成分是方解石,化学成分是碳酸钙,与巨石的成分是一致的,其结构较为致密,与基岩略有差异。五个字浑然天成,无人工雕琢、塑造、粘贴痕迹,其成因是在沉积时生物遗体顺层堆积,最终形成生物化石。

同年9月2日,按照贵州省政府办公厅的指示,贵州省国土资源厅吴道生副厅长率领有关处室人员和省地矿局地质专家、教授级工程师王立贤等来到掌布作现场考察,并对五个字的成因作进一步的科学鉴定,专家们最后的结论仍是:“中國共産党”五字浑然天成,绝非人为。

同年12月5日,应平塘县县委、县政府的邀请,由中国科学院地学部副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地质学家李廷栋,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地质学家刘宝珺,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国土资源部国家地质公园评委、著名生物学家李凤麟等15人组成的“贵州平塘地质奇观”“中国名家科学文化考察团”深入掌布河谷,对“藏字石”进行了实地考察。

经过考察,科学家们一致认为:掌布河谷景区“藏字石”上五个字位于距今2.7亿年左右的二迭统栖霞组深灰色岩中,岩层中的古生物化石及生物碎屑呈似层状分布,经溶蚀及差异风化作用,使生物碎屑突出于石灰岩上。巨石坠落后,在其南、北两石同一层的石壁上,均可见由突出的的化石及生物碎屑组成的各种图案,这些图案,包括似字非字的“中國共産党”几个字在内容,与各大景区的象形石一样,从不同的角度观察,均可有多种意会。五个字的均匀排列现象,虽是极为罕见的小概率事件,但均可从地质科学特别是沉积地质学上得到解释和说明。

专家组经过认真细致的考察后得出结论:这一象形图案钙质海绵为主的化石无序排列浑然天成,字距大小均匀,且能连成一政治术语,其存在概率约为一百亿万分之一,极其罕见,堪称世界地质奇观,具有不可估量的地质研究价值。

随着专家给出的了准确的认定消息之后,景区也将藏字石印在了门票上,作为景区的宣传卖点。

 

网友质疑藏字石的真假

贵州省平塘县的“藏字石”发现后,经过百多家媒体的报导,特别是经“贵州平塘地质奇观——中国名家科学文化考察团”鉴定后,在社会上不同人群中均引起强烈反响。

不客气地说:中国名人名家的结论是错误的!

一、名家结论

经过科学家的考察与鉴定,一致认为,掌布河谷景区“藏字石”上的五个字位于距今2.7亿年左右,这是极其罕见的小概率事件,未发现人工雕凿及其它人为加工痕迹,堪称世界级奇观,具有不可估量的地质研究价值。被地质专家们称为“天下第一神石”及赋予“世界地质奇观,旷代天赐珍宝”之美誉。

科学家们确认:“藏字石”上所见之字,大多由生物化石组成,组成的生物有海绵、海百合茎、腕足类等,从组成字的痕迹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有许多椭园形和柱状结构,正是这些无序的化石堆积物,在这个节理剖开的断面上十分巧合地组成了有序的五个大字。这五个字浑然天成,无人工雕琢、塑造、粘贴的痕迹。其成因是在沉积时和生物遗体顺层堆积,通过交代作用,碳酸钙交代了生物遗体中原有成分形成生物化石。由于结构与原岩有所差别,生物化石坠落到地面沿节理面裂开时显得突出,同时抵抗风化的能力又强于基岩,因而更加突显出来。“藏字石”坠落的位置恰好处在河左岸陡崖所形成的半洞下面,对这些字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因此,这一地质奇观同样堪称为一个“艺术极品”,其罕见程度完全可以列入“世界地质奇观”。专家认为,其罕见存在概率为百万亿分之一。

进行考察与鉴定的是“贵州平塘地质奇观—中国名家科学文化考察团”,其权威性,在当今中国是首屈一指的。他们自己说:“我们这个考察团是由区域地质学家、层积学家、地球化学家、古生物学家、构造地质学家、国家地质公园专家、规划专家以及著名教授、学者等人组成,是很全面的,能够保证考察的综合性和完整性。”

但是,拙以为,他们的结论是错误的。对于他们的一些具体意见,诸如;其独特的地质奇观在科学研究上作出很大贡献问题,没有违背科学规律问题,天外飞来石问题,恐龙蛋群(或石蛋群)问题,百万亿分之一概率问题,外星人观测点或实验基地问题……等等,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把科学考察变成了科学幻想。所以本文不想引用和评论,感兴趣的同志,可以在网上查阅,不在此浪费时间。以下只谈本人的意见。

二、五个大字不是“化石堆积成的”

一谈岩石裂开:这五个字,如果是在2.7亿年前由化石堆积而成,而今随巨石坠落裂开而显现,则应该在两块巨石上都有显示。在这一块巨石上是阳文(凸文),在另一块巨石上则应该是阴文(凹文);在这一块巨石上是正手字,在另一块巨石上则应该是反手字。事实上没有!所以,它不是2.7亿年前的,而是岩石裂开之后的。

二谈岩石裂开:构造学家应该最清楚,岩石裂开主要是受两种力作用的结果,即张力和剪切力,如果受到的是张力,则应字和岩石一起受到张力,裂开面是不平整的,但是裂开后的两部分能够对得起来,那么在对面的岩石上,一定可以找到“字”的蛛丝马迹,但是,事实上没有!如果受到的是剪切力,则应字和岩石一起受到剪切力,这时两边岩石的裂面不仅是平整的,而且在裂面上,常常能见到擦痕,或摩擦镜面,裂开的两部分因为有水平方向或倾斜方向的位移,而不容易对起来,“字”就会被破坏的一塌糊涂,不成样子。但是事实上,无论是张力,也无论是剪切力,对这五个字没有丝毫的影响和损坏,它躲过了这“力”的酷劫。也即完全可以证明,这字是后来的。

三谈化石:古生物学家应该最清楚,任何一块含化石的岩石,被打开之后,所见化石,在被打开的两个裂面上都有,一正一反,正为化石本身,反为化石印痕。有例外吗?没有!可在这里却成了例外。为什么成了例外呢?因为在有字的巨石上,正与反都被字掩盖了。

四谈化石:化石能堆砌成字?怪事!化石只会写横,不会写竖,怎么能成字?化石在形成过程中,在水平方向上是成层的,化石是同龄的,分布是有序的,也即,在水平方向,化石层是隐伏着的我们看不到的一个平面,这个平面被竖直的断面切开的时候,这两个平面的交线就是一横;可在垂直方向,化石分布是无序的,是不同龄的,在垂直方向不会形成化石层,也就是在垂直方向没有化石层形成的平面,垂直断面怎么切,也不会切出这一竖来!怎么能成字?可见这字是后来的。

五谈化石:在考察过程中,名家们根本没有提对面巨石上有没有化石!两块巨石上的化石有没有可比性?每块巨石上的化石分布有什么规律,这规律有没有可比性?如果研究了,这字是原来的还是后写的,应该是清楚的!但是,没有。

六谈化石:这六谈也是谈化石成字:在地层中,就算是化石可以堆积成字,那么写字要写在纸上,化石所在的层位,就像一张铺展开的纸,这张纸是水平的,也就是说,字是写在水平面上的。因此,我们看到字,也应该在平面上看到,而不应该在断面上看到!况且,前已述及,在垂直方向上不会有化石层,也就是不会有吊起来的一张写字纸,没有写字纸,化石往什么地方去写字?再退一步,就算是有这样一张纸,而垂直方向上的化石是不同龄的,它们是祖父、父亲、儿子、孙子的关系,这样一代代,时间跨越若干年,是怎么“聚在一起”堆砌成字的?所以说,这字与化石毫不相干。

七谈化石:谈谈字与化石的关系。字与化石的关系只能有二种:第一种观点是字与化石同时生成,这是名家们的观点,证据是“从组成字的痕迹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有许多椭园形和柱状结构”。拙以为,这就要看:名家们指出的“椭园形和柱状结构”是不是字的笔画和化石同时具备。在所有字的笔画与化石统一的地方,只能说,能见到这种结构。也就是说,这种结构肯定存在在化石中,其是否也从化石中发展到笔画中,是不是这种结构也穿透了笔画,不可能!很可能是笔画表层破坏后,才在化石中显露出这种结构,这是问题的关键,是忽略不得的,但被名家们忽略了;更主要的是,在笔画与化石不统一的地方,笔画是否也具有这种结构,这更是问题的关键,也但是,这么关键的问题,名家根本未予理采。如果笔画不具备这种结构,则只能说明,这五个字与化石不是同时的,字与化石是两层皮,它们只是搭乘了具2.7亿年高龄的化石的车,狐假虎威而已!第二种观点是化石早,五个字晚,也即字是后来有人写上去的,这是本文的观点,在后面将予详细叙述,此不赘言。

八谈化石;组成五个大字的化石,不会全是凸出的,也一定会有凹下的,这凹下的不是化石,而是化石的印痕,那么化石哪里去了,肯定地说,是在对面的巨石上;同样,对面的巨石上也会有凹下的,其凸出的化石,就在展现这五个大字的岩石断面上。在这个断面上,在五个大字之外,也一定还有不成字的化石,联系起来一对照,就会得出结论,字是后写上去的。

九谈其他:其他一些另散的字,如”小平”、“八一”、“石”及其他像英文、阿拉伯文、中国古西夏文和“布衣族少女”图案问题。这其中,应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同于那五个大字的情况,不再赘言;第二种情况是,可能真是大自然所“书”的,地球上的地质作用,那才叫真正的“鬼斧神工”:一是,大自然自己会为自己的“字”或“画”铺展画纸,我们所见到的平面的、垂直面的岩石面,都可以认为是画纸;二是,随处都可以见到多种多样的线条描绘在岩石上,其中如张性节理、剪切节理、破劈理、流劈理、各种裂隙、收敛的或撒开的旋回面的地表交线、小小断层线、特别是粗细相间又拐来拐去的追踪裂隙、以及各种沉积岩的层理等等,这些线条有疏有密,有粗有细,有曲有直,纵横交错,千变万化,如果有细心人,在这些线条当中找字,找画,就像在窗镜上找霜花,他一定不会失望。此时如果是在碳酸盐岩石地区,当含碳酸钙的水流经这种线条的时候,只要条件合适,就会将这些像形字或画“铸”成一些阳文(凸文)的像形字或画,并不是奇怪的事儿。碳酸钙水是无心的,无意思的。也就是“写者无心,认者有意”。文革中许多人因字因画而受害,我们不能在科考中蹈此覆辙。人们不会忘记,李四光先生那“山”字形、“歹”字形地质构造,雁行排列地质构造图形,也都是地质作用形成的,那是真正的地质作用的“鬼斧神工”!但这些,做不了那“藏字石”的凭证。

以上九点,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平塘葳字石”不是“化石堆积”成的。确实是人书写的,不信的话,请看以下—— 确是“人书”。

三、确是“人书”

在上世纪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墙壁上、岩壁上或其它什么可写字的地方,写标语是很普通的事儿。这五个字就是一条标语。以下说一说这五个字是用什么写的,怎么写的,又是怎样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浑然天成”的。

写标语用的是石灰水。原料是生石灰(CaO)加水(H2O)。这生石灰(CaO)一放进水(H2O)里,就会立即散开转化为熟石灰。这熟石灰就是氢氧化钙〔Ca(OH)2〕。在摄氏20℃的温度下,氢氧化钙〔Ca(OH)2〕饱和溶液的浓度是:在一公升水中能溶解1.56克氢氧化钙〔Ca(OH)2〕。但是,写标语用的石灰水,比氢氧化钙〔Ca(OH)2〕饱和溶液的浓度不知要高多少倍。实际上写在墙上的就是溶解的和没溶解的超饱和氢氧化钙〔Ca(OH)2〕混合物。

这熟石灰,即氢氧化钙〔Ca(OH)2〕,有一个最大特点,就是能吸收空气中的二氧化碳(CO2),而把自己转变成碳酸钙(CaCO3)。这一点千百倍的重要,因为它是解开这个“天大之迷”的唯一钥匙。

再说说这条标语是怎么写上去的:写标语和在纸上写字不同,写标语的对象,如墙壁上、石壁上往往都十分不平,凸凸凹凹,又特别不干净。因此,写的时候,每一笔都要反反复复地描来描去,石灰水白浆才能挂牢。尽可能地使石灰水白浆渗入到墙壁或石壁的所有孔隙、裂缝、凹窝中去。使石灰水能较好地、牢固地覆盖在所覆对象的表面。具体在这块巨石上,用石灰水氢氧化钙〔Ca(OH)2〕写的五个大字,就是这样稳稳妥妥、牢牢实实地覆盖在字的笔画所经过的化石的表面上,也会渗入到化石结构中去,化石的成分是碳酸钙(CaCO3),而这五个字的成分氢氧化钙〔Ca(OH)2〕,在空气中吸收二氧化碳后也变成了碳酸钙(CaCO3)。就这样,字笔画碳酸钙(CaCO3)与化石碳酸钙(CaCO3)不谋而合地亲密地结合成为一个整体。

更让人叹为观止地是,化石和这五个字的载体,即这块巨石,其成分也是碳酸钙(CaCO3)或主要是碳酸钙(CaCO3),这就为这五个字的进一步加工改造奠定了基础。这五个字的进一步加工改造工作的主角是“水”。

众所周知,我们在石灰岩溶洞中见过石笋、石钟乳等种种奇观,对它们形成的原因,熟记在心。水对这五个字的进一步加工改造工作与此完全相同。

贵州是个多雾的省份,而山区昼夜温差又大,河附近夜间冰冷的巨石,是潮湿的,甚至可以有水流下来。再加雨水、露水等等,水就成了在这块巨石上唱戏的主角。尤其重要的是,这些水都是溶解了巨石成分碳酸钙(CaCO3)的。巨石上的水流特点是:水量小,流速慢。当水遇到字的笔画时,其流速就会更慢,甚至停下来。就这样,阴雨天巨石上有水,水中就会携带有碳酸钙(CaCO3),天晴太阳一晒就会变干——于是在字上就留下了碳酸钙(CaCO3);夜间巨石上有水,水中也会携带有碳酸钙(CaCO3),白天太阳一晒就会变干——于是在字上也会留下碳酸钙(CaCO3)。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三十年,五十年……这五个字就完全被大自然改造了,也就是被“天”改造了,被“天”改造的字,能不“浑然天成”吗?当然也就“无人工雕琢、塑造、粘贴的痕迹”了。结论是:这五个字,完全不是“化石堆积”而成,它实实在在是人书写的。但是,地质作用也帮了大忙。

四、照片分析

第一幅照片

 

藏字石真假?为你揭秘!

谈谈这五个字本身,是如何向我们展示,他们自己是怎样在水的作用下被改造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也就是说,让我们看一看,这五个字自己的现身说法,更具说服力。

一是从整个照片宏观上看,水流痕迹不完全是直上直下的,而是略向左下方倾斜,使五个字的总体形态,都受到影响;二是也从整个照片宏观上看,尤其是上部,给人一种烛泪轻滴的感觉,也好像骤雨过后,房檐仍在一滴一滴滴水,而这五个字的下半部则没有这种现象,这是他们在形成过程中自己留下的印迹;三是看横的上侧和下侧特征,横的上侧、下侧有着明显的差别,截然不同:橫的上侧显得宽厚、肥实,举例来说,就像人带了带遮的帽子,下侧则正好相反,所以在照片上,下侧有较强的暗影。这是上侧碳酸钙(CaCO3)沉积较多的缘故。这与一般的阳(凸)文的横完全不同,一般的阳(凸)文的横中脊在中间,上下对称,在照片上不会在下侧出现暗影;四是看竖的特征,在竖的下端,或交叉处或竖勾处,即凡水能够受阻处,笔画相对变粗;五是看笔画干扰,在石灰水写上去之后尚未完全固结之时,遇雨使熟石灰氢氧化钙〔Ca(OH)2〕在有的地方稍有位移或散乱,其停留在哪里,就在那里形成多余笔画,也可称其为“赘笔”,相反在被冲掉熟石灰氢氧化钙〔Ca(OH)2〕的地方,则使笔画不连续,而形成了“断笔”;六是附加笔画,在“共”字的下两笔之间,多出了重重的一笔,其原因是这里有一条岩石裂隙,这一条裂隙,呈弯曲状直通到照片的右上角,但上一段较平缓,水不沿裂隙流,下一段陡直了,水完全沿裂隙流,因此沉积了较多的碳酸钙(CaCO3),就这样在两笔之间多出了重重的一笔。在这五个大字当中,唯独这“多余的”、“没用的”一笔确确实实是大自然“书写”的,也即是“天”“书”的。假设那五个大字也是“天”“书”的,那“天”为何还要多加上“没用的”一笔?可见“天”不仅没写这五个字,而且还以多余的重重的一笔破坏了这五个字的总体形像。特别是那第六个字,像字又不像字,又能使人看出像什么字,完全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如果是化石堆积的,化石堆积到此,为什么故意变了字形,为什么变得这么胆小,不敢正常堆积下去了?从此完全可以判断出,这字就是人写的,写到最后一个字,费尽了心思,他心虚、害怕,怕被人见,甚至是在发抖。

第二幅照片

藏字石真假?为你揭秘!

 

第二幅照片也很能说明问题:照片的上部是一块突出的巨石,巨石和一行“外文”字的顶部之间,形成一个水滴不到的死角,想像中巨石突出部分和水滴垂线是一个直角三角形的两个直角边,有字的岩石表面则是其斜边,水滴落在直角边和斜边的交点上之后,顺斜边下流,时间长了,就留下碳酸钙形成一竖。多股水流就形成多个竖,这行“外文”字就是这样由这块巨石滴水造成的,在死角部位,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再细看巨石右侧,向里凹进,与其对应的字也跟着显得单薄。这张照片上的字,真正是大自然“书写”的,也即是:由“天”“书写”的。再经过若干年,字的笔划还会向下延伸更长。

综上所述,唯一的结论就是:巨石上的五个大字,不是“化石堆积”成的,而是人写上去的。在人写的基础上,大自然进行了加工和改造。所以这五个字才“浑然天成,无人工雕琢、塑造、粘贴的痕迹”,仅此而已。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搜集的关于贵州藏字石事件的相关资料,至于贵州藏字石是真的吗?这个完全要看各位网友如何去理解了,有时候真的或许就是假的,假的也可以是真的。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